招标采购法律

评标室的内鬼,普通员工串通评委赚了几百万

2022-04-27 10:23:38 黑帽大师 12

代用名,曾系浙江省嘉兴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建设工程科的一名劳务派遣制工作人员。然而,就是这个看似没有多大权力的“临时工”,却通过泄露内部信息、向专家打招呼,收受投标老板所送271.81万元好处。

  2015年6月,28岁的代用名嘉兴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建设工程科担任工作人员,负责开评标现场见证、监督、管理等。工作中,代用名有机会第一时间获得评标相关信息和资料,并熟悉部分评标专家

  随着时间流逝,经常看着几千万甚至上亿十几亿的工程项目被出手阔绰的老板拿下自己却拿着微薄的工资,她的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代用名开始寻思“从他们身上赚点钱”,于是向投标老板推销空气净化器床垫,以及茶叶月饼粽子“商品”,老板们纷纷掏了腰包。

  2019年4月,正合计如何“赚大钱”的代用名遇到了投标老板向某。在一个项目开评标前,向某找到代用名,让她把有无废标等信息第一时间传递出来,请熟悉的评标专家打高分,并许诺给她好处费。在向某的劝说和金钱的利诱下,代用名帮助向某顺利中标,拿到3万元好处费。

  有了第一次,感到“来钱快”的代用名再也无法关闭欲望的大门,知道代用名“能耐”老板也越来越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投标单位不能进到开标现场,无法第一时间得知商务标抽签系数各投标单位商务报价情况,也无法计算出商务标排名,这给代用名提供了另一条“生财之道”。

  为获取好处,代用名频频向老板提供投标单位信息、专家打分情况、评标专家的身份信息等资料,向熟悉的评标专家打招呼,涉及的项目工程从几百万到数亿元,项目种类也从水利工程到市政、土建、绿化众多领域。

  在一笔笔好处费中,代用名的底线也一退再退,愈发贪婪起来。尤其是到了后期,她不再等投标老板“上门”,而是主动“招揽生意”,看哪家公司可能中标,就提前联系老板,称自己能帮忙中标,要求给予好处。

  经查,2019年4月至2021年8月,代用名71次收受19投标老板贿赂,平均每个月“入账”9万余元。特别是2020年2021年,代用名共收受贿赂236.2万元,甚至在被留置半个月前,代用名还收了16万元好处

  然而,代用名只做了个临时“保管员”,她将每次收到的贿赂款放在汽车副驾驶位置下,积攒到一定数量后存他人名下——一分都没有花。我就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越来越多,内心就有一种幸福感。代用名告诉办案人员。

  2021年9月,经嘉兴市监委指定管辖,嘉兴市秀洲区监委对代用名涉嫌严重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10月,代用名劳动关系被解除。12月28日,秀洲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代用名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六十万元。


首页
课程
经验
联系